美国是下一个“新兴”世界工厂

目前,中国股市大幅波动吸引了舆论过多的关注,也吸引了决策层不少的注意力。其结果是,中国有相当多的政策资源和金融资源,正在无谓地消耗于资本市场中。从国家层面来看,中国面临着不少比资本市场更重要、风险也更大的问题。中国在全球制造业领域的滑坡就是其中一个。

0&di=205289687050&pi=&rn=1&tn=baiduimagedetail&is=0,0&istype=0&ie=

作为曾经影响全球的“世界工厂”,中国制造业的失速下行是新常态中的一件大事。安邦咨询(ANBOUND)研究团队曾经分析过,中国制造业今后将会受到双 重挤压——来自发达国家的制造业重振与新兴市场国家的制造业竞争,都会对中国形成压力。不久前,Fortune杂志的一篇文章引述了波士顿咨询公司提到的 两个数据:今年中国大陆工业生产平均直接成本只比美国低5%;到了2018年则美国反而要比大陆低2%至3%。 早在2011年,当美国经济依然泥足深陷于次贷危机带来的“大衰退”之际,波士顿咨询公司就大胆预言:美国制造业将再次兴起;中国大陆的最强卖点“低成 本”则会在5年后基本上消失。现实发展证实了这一预测。

实际上,在金融危机之后,安邦咨询已经以另一种方式,了解到了制造业转换的趋势。在2009年、2010年之间,调研发现国内不少普通消费品制造企业(如 蜡烛生产、高端工艺品生产等),已经在向美国转移。企业家们向安邦咨询讲述的关键理由是:在美国制造的综合成本与在中国制造已经相差无几。在美国制造的优 势是:接近市场,生产效率高,节省物流成本,用电极便宜;而人工成本的差距正在缩小。这种趋势至今仍在不断发展。 美国的工业生产成本急降,主要原因是生产力提升迅速,而美国国内能源价格则一直急跌:2005年至今,西德州原油价格指数(WTI)基本持平,天然气平均 价格则跌了75%。原因在于美国的采能技术出现突破,业界普遍掌握了最先进的页岩油气层水力压裂法。过去10年,一些国家用了这种技术采集油气,钻井数目 依次是:美国(101117)、加拿大(16930)……中国(258)……。美国的工业用天然气价格目前是中国大陆的三分之一。 如果减省掉长途运费、时间、罢工风险等间接成本,在美国消费的东西在美国生产,反而更划算。而那些高技术、高增值、低污染的产品,过去在中国生产的话,马 上就要回归美国本土生产;而档次稍次一点的生产,则可能从中国转移到邻近的墨西哥,那里的直接成本现在比中国低5%,人口比越南还多20%,而且十分年 轻,墨西哥的年龄中位数是27岁,比中国大陆年轻10岁。

那么,中国对那些美国市场所需的低技术、低增值、高污染的产品,是不是还有竞争力呢?有关研究显示也不一定。因为中国的生产成本不仅直追美国,还迅速抛离 其他已经开始工业化的国家如越南、印度、印尼、孟加拉、菲律宾等国;这些国家的工业生产成本平均比中国大陆低10%至15%,已经对中国制造业造成了现实 压力。在一些新的国际贸易规则(如TPP)发挥作用后,将会驱使更多的制造环节向其他国家转移。 这种格局就是安邦咨询曾经警示过的“双重挤压”。可以合理地推测,美国在10年之后完全有可能成为“新兴”的低成本“世界工厂”。除了技术最高的美国,其 他技术中等的有墨西哥、泰国(泰国是日本汽车供应除美、中的海外市场的最大生产基地,而且在传统上是日本制造业的生产基地);处于技术低端的则有越南、印 度、印尼、孟加拉等国家,未来古巴也可能成为一个竞争者。

劳动力等要素成本的上升会影响中国制造的竞争力,这已不是什么新闻。问题是,这种格局不断强化将会持续地削弱中国的竞争力。在可预见的长时间内,如果中国 不再是“世界工厂”,我们很难想像中国在全球市场上将有什么其他定位。中国在制造业上的滑坡,将会从根基上削弱中国的长期竞争力。

Scroll to top
Call Now Button电话咨询